当前位置:首页
> ... > 经典案例

四川三星堆考古遗址公园

信息来源:黄冈政府网 时间:2014-12-19 11:32


  三星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地处川西沃野,村落散布,沟渠纵横,呈现出一派自然的田园风光。主要由“西城墙遗迹”、“燕家院子·月亮湾”及“三星堆·祭祀坑·考古工作站”三大展区和三星堆博物馆组成。三星堆遗址是中国西南地区的青铜时代遗址,位于四川广汉南兴镇。1980年起发掘,因有三座突兀在成都平原上的黄土堆而得名,有“三星伴月”之美名。三星堆文明上承古蜀宝墩文化,下启金沙文化、古巴国,前后历时约2000年,是我国长江流域早期文明的代表,也是迄今为止我国信史中已知的最早的文明。

  三星堆遗址的偶然的发现

  三星堆遗址的惊世发现,始于当地农民燕道诚于1929年车水淘沟时偶然发现的一坑玉石器。1931年春,在广汉县传教的英国传教士董笃宜(V·H·Donnithorne)听到这个消息后,找到当地驻军帮忙宣传保护和调查,还将收集到的玉石器交美国人开办的华西大学博物馆保管。根据董笃宜提供的线索,华西大学博物馆馆长葛维汉(David C·Graham)和助理林名钧于1934年春天组成考古队,由广汉县县长罗雨仓主持,在燕氏发现玉石器的附近进行了为期十天的发掘。遗憾的是,三星堆遗址自1934年首次发掘以后,发掘就长期停滞。

  三星堆遗址的深入发掘

  50年代开始,考古工作者又恢复了在三星堆的考古工作。当时还没有认识到三星堆遗址的巨大规模,所以将三星堆遗址北部的月亮湾地点和南部的三星堆地点各自当作一个遗址,分别命名为“横梁子遗址”和“三星堆遗址”。1963年,由冯汉骥领队,四川省博物馆、四川大学历史系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再次发掘了三星堆遗址的月亮湾等地点,展现了三星堆遗址和文化的基本面貌。当时,冯汉骥教授曾认识到,三星堆“一带遗址如此密集,很可能就是古代蜀国的一个中心都邑”。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三星堆遗址迎来了大规模连续发掘时期,前后长达20年。1980~1981年的发掘,清理出成片的新石器时代的房址遗迹,出土标本上万件,还发现了具有分期意义的地层迭压关系。这次发掘的发掘报告《广汉三星堆遗址》中指出,三星堆是“一种在四川地区分布较广的、具有鲜明特征的,有别于其它任何考古学文化的一种古文化”,已经具备了夏鼐提出的命名考古学文化的三个条件,建议命名为“三星堆文化”。1982年和1984年,考古工作者分别在三星堆地点西南和西泉坎地点进行了两次发掘,发现三星堆遗址最晚期的遗存。1986年出土了大量遗物和复杂的地层迭压关系,根据这年的发掘材料,一些考古研究者开始了三星堆遗址分期的尝试。也正是在1986年,两处埋藏有丰富宝藏的长方形器物坑被意外揭露出来,其包含的大量金属器的出土,引起了海内外学术界对位于中国西南的古蜀文明的重视。在三星堆遗址大规模发掘的同时,1985~1987年对成都市区的十二桥遗址进行了发掘,该遗址最下层的文化面貌与三星堆遗址最晚期遗存相同,为三星堆文化的去向等问题提供了重要材料。

  1990年开始,对三星堆文化和文明的探索从成都平原延伸到了渝东地区和陕南地区。由于早于三星堆文化的四川盆地新石器时代文化面貌的初步揭示,并且有多处龙山时代的古城遗址和若干处具有新石器时代文化向三星堆文化过渡阶段遗存的发现,为三星堆文明研究的深入进行提供了更广阔的前景。

  遗址情况

  三星堆遗址是一个总面积超过12平方公里的大型遗址群,包括大型城址、大面积居住区和两个器物坑等重要文化遗迹,位于成都平原北部之沱江冲积扇上,西出广汉市七里许,北临沱江支流湔江(俗称鸭子河),悠悠五千载,胜迹昭汗青。传说玉皇大帝在天上撒下了三把土,落在广汉的湔江边,成为突兀在大平原上的三座黄土堆,犹如一条直线上分布的三颗金星,三星堆因此而得名。现在考古发掘确认:三堆土实际是这个千年古都的南城墙,城墙上有两个缺口,因年代久远,城墙坍塌剥蚀而成。三星堆的实体已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烧砖瓦的热潮中夷为平地。而仅存的半个堆也是在1986年砖厂取土中发现两个祭祀后停止挖土才保存下来。

  三星堆遗址的年代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延续到商末周初,距今4800~2800年。三星堆遗址内存在三种面貌不同,但又连续发展的三期考古学文化,即以成都平原龙山时代至夏代遗址群为代表的一期文化,又称“宝墩文化”;以商代三星堆规模宏大的古城和高度发达的青铜文明为代表的二期文化;以商末至西周早期三星堆废弃古城时期为代表的三期文化,即成都“十二桥文化”。


  历史价值

  三星堆文明上承古蜀宝墩文化,下启金沙文化、古巴国,前后历时约2000年,是我国长江流域早期文明的代表,也是迄今为止我国信史中已知的最早的文明。不能否认,三星堆文化的确是中华文明最古老的源流之一。

  三星堆古遗址是迄今在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昭示了同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

  发现三星堆遗址对历史学的重要意义有以下各点:

  1、重新认识巴蜀文化

  因为三星堆遗址的发现,与长期以来历史学界对巴蜀文化的认识大相径庭,有些地方甚至完全不同。例如历史学界一向认为,与中原地区相比,古代巴蜀地区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地方,与中原文明没有关联或很少有交往。而三星堆遗址证明,它应是中国夏商时期前后,甚至更早的一个重要的文化中心,并与中原文化有着一定的联系。验证了古代文献中对古蜀国记载的真实性。

  以前历史学界认为,中华民族的发祥地是黄河流域,然后渐渐的传播到全中国。而三星堆的发现将古蜀国的历史推前到5000年前,证明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证明了长江流域地区存在过不亚于黄河流域地区的古文明。

  有观点认为三星堆代表了古羌人、彝人、濮人文化,或与骆越文化有密切相关。

  2、丰富的青铜文化

  广汉市三星堆遗址是古代蜀国的都城之一,70多年来,一直是考古工作者探索古蜀文化的重要目标。1986年7~9月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的发现,两坑上千件蜀国珍贵文物面世,顿时轰动中国,震惊了世界。据学者研究,两个大型祭祀坑内的文物,大部分都是古蜀国王室的宗庙重器,可能是遭遇改朝换代,新王朝将前代王室的宗庙重器全部焚毁,在举行祭祀仪式后而埋入坑中的。

  在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上千件青铜器、金器、玉石器中,最具特色的首推三四百件青铜器。其中出土青铜器的种类有人头像、人面像、人面具、跪坐人像、龙形饰、龙柱形器、虎形器、神坛、神树等。

  器形高大、造型生动、结构复杂是三星堆青铜器重要特点。二号祭祀坑中出土的立人像高达2.62米,重180多公斤,人像头戴兽面形高冠,身着衣服三层,最外层衣服近似“燕尾服”,两臂平抬,两手呈持物献祭状。这样高大的青铜铸像在商代青铜文明中是独一无二的。同坑出土的大型兽面具宽138厘米,重80多公斤,造型极度夸张,方形的脸看起来似人非人,似兽非兽,角尺形的大耳高耸,长长的眼球向外凸出,其面容十分狰狞、怪诞,可谓青铜艺术中的极品。青铜神树高384厘米,树上九枝,枝上立鸟栖息,枝下硕果勾垂,树杆旁有一龙援树而下,十分生动、神秘,它把有关古代扶桑神话形象具体地反映出来了。

  三星堆青铜器以大量的人物、禽、兽、虫蛇、植物造型为其特征。青铜的人头像、人面像和人面具代表被祭祀的祖先神灵;青铜立人像和跪坐人像则代表祭祀祈祷者和主持祭祀的人;眼睛向前凸出的青铜兽面具和扁平的青铜兽面等可能是蜀人崇拜的自然神祇;以仿植物为造型特点的青铜神树,则反映了蜀人植物崇拜的宗教意识。以祖先崇拜和动、植物等自然神灵崇拜为主体的宗教观念,这是早期蜀人最主要的精神世界。

  1号坑2号坑两坑出土的这些青铜器,除青铜容器具有中原殷商文化和长江中游地区的青铜文化风格外,其余的器物种类和造型都具有极为强烈的本地特征,它们的出土,首次向世人展示商代中晚期蜀国青铜文明的高度发达和独具一格的面貌。


  民族崇拜

  值得注意的是:在三星堆出土文物中,表现人“眼睛”的文物不仅数量众多,而且这些文物本身珍贵、奇特,如一件大面具,眼球极度夸张,瞳孔部分呈圆柱状向前突出,长达16.5厘米。又如此件突目铜面具,双目突出的圆柱长9厘米。此外,还有数十对“眼形铜饰件”,包括菱形、勾云形、圆泡形等十多种形式,周边均有榫孔,可以组装或单独悬挂、举奉,表现了对眼睛特有的重视。

  古蜀人为什么如此重视刻画眼睛?铜面具眼睛瞳孔部分为什么要作圆柱状呢?原来,这与古蜀人崇拜祖先有关。前面提到,《华阳国志》记载:“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其墓葬称为“纵目人冢”。据学者研究,所谓“纵目”,即是指这种铜面具眼睛上凸起的圆柱,三星堆出土的突目铜面具等,正是古代蜀王蚕丛的神像。

  据史书记载,蜀王蚕丛原来居住于四川西北岷山上游的汶山郡。而这一地方“有碱石,煎之得盐。土地刚卤,不宜五谷。”直到近代,此地仍是严重缺碘、甲亢病流行的地区。我们知道,甲亢病患者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眼睛凸出。因此,蜀王蚕丛很可能是一个严重的甲亢病患者,生前眼睛格外凸出。而他的后人在塑造蚕丛神像时,抓住了这一特点并进一步“神化”,这就是蜀王蚕丛神像被刻画成“纵目”的原因。

  遗址之最

  三星堆创造和打破了许多的世界纪录,其中多项纪录入选世界纪录协会世界纪录。

  世界上最早、树株最高的青铜神树。高384公分,三簇树枝,每簇三枝、共九枝,上有27果九鸟,树侧有一龙缘树逶迤而下。具推断可能为古神话传说中扶桑树。

  世界上最早的金杖。长142公分,直径2.3公分,重700多克,上有刻划的人头、鱼鸟纹饰。

  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青铜大立人像。通高262公分,重逾180公斤,被称为铜像之王。

  世界上最大的青铜纵目人像。高64.5公分,两耳间相距138.5公分。

  世界上一次性出土最多的青铜人头像,面具。达50多件。


  文物精品

  三星堆的铜人像

  三星堆出土的大量珍贵文物,将辉煌的古蜀文明真实而又让人匪夷所思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其中最神奇最令人惊叹的,便是众多青铜造像了。这些青铜像铸造精美、形态各异,既有夸张的造型,又有优美细腻的写真,组成了一个千姿百态的神秘群体。

  在众多的青铜人面像里有三件著名的“千里眼、顺风耳”造型,它们不仅体型庞大,而且眼球明显突出眼眶,双耳更是极尽夸张,长大似兽耳,大嘴亦阔至耳根,使人体会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惊讶和奇异。而它们唇吻三重嘴角上翘的微笑状,又给人以神秘和亲切之感。其中最大的一件通高65厘米、宽138厘米,圆柱形眼珠突出眼眶达16.5厘米。另一件鼻梁上方镶嵌有高达66厘米的装饰物,既像通天的卷云纹,又像长有羽饰翘尾卷角势欲腾飞的夔龙状,显得无比怪诞诡异,为这类揉合了人兽特点的硕大纵目青铜人面像增添了煊赫的气势和无法破解的含义。

  北大考古文博院副院长孙华先生根据三星堆不同类铜像间眼睛的差别来区分通向的身份,将它们分为三种类型。眼睛的瞳孔如柱形突出于眼球之外的这一类是神而不是人;眼睛中间有一道横向棱线,没有表现瞳孔的,应该不是普通的人;眼睛中或有眼珠或用黑墨绘出眼珠的才是普通而真实的人的形象。

  最大的青铜立人像

  立人像面部特征为高鼻、粗眉、大眼,眼睛呈斜竖状,宽阔的嘴,大耳朵,耳垂上有一个穿孔。脑袋后端有发际线。立人像身躯瘦高,手臂和手粗大,很夸张,两只手呈抱握状。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青铜立人像,身高1米7左右,连座通高2.62米,重180公斤,被尊称为“世界铜像之王”。铸造历史距今已有3000多年,如此庞大的青铜巨人,迄今为止,在国内出土的商周文物中,尚属首例,因此被誉为“东方巨人”。   大立人青铜像的头顶花冠的正中,有一个圆形的代表太阳的标志。从它所在的位置看,这个大立人像也许就是代表太阳神在行使自己的职能,也许他本身就是太阳神的化身。这是太阳崇拜的直接表现。

  青铜大立人不是一件写实风格的雕像,从人物的骨骼上分析,他的躯体不符合正常人的比例。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找不到长有这般躯体的人。也就是说,这件雕像表现的不是一般意义的人。那么粗那么大的手,那么细的身体,那么长的脖子都无法和现有的人种联系起来。只能把它解释为一种艺术造型。

  青铜太阳轮

  青铜太阳轮形器恐怕是三星堆出土器物中最具神秘性的器物,大多数人们认为它是“表现太阳崇拜观念的一种装饰器物”,也有人认为它是与古骆越文化之花山壁画中的太阳轮图形极其相似。然而众所周知,自然界和人类都喜欢“对称”,因为对称不但美观、稳定,而且简洁。制造四道、六道、八道或十二道芒的饰物不是更美观简洁吗?为什么三星堆人要舍简求繁?要知道,在测量技术还很落后的时代,要将圆周等分成五等份该是多么困难的事。或许又与骆越文化中大自然的三界观演变为五行观,即人们常说的“三界五行”“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等成语的文化根源。

  考古专家、四川大学教授林向先生认为,轮形铜器应该是一种盾的装饰物。它是一种舞蹈仪式进行时的一种法器。它上面的花纹可以表示它是代表太阳,但是不排斥它本身是一种干或者盾的这种判断。

  青铜神树

  大约在3000年以前,三星堆的工匠们进行了一项伟大的工程,复杂的项目中包括制造许多颗青铜树,耗资之大足以伤及国力。三星堆的人们相信他们祭祀的场所一定是世界的中心。

  公元1986年8月,四川省的考古者在三星堆二号器物坑发现了6件由青铜制造的树木。发掘者将其命名为一至六号青铜神树。人们在重新修复它们时,仅能比较完好地恢复一件,即一号大铜树。一号大铜树残高396厘米,由于最上端的部件已经缺失,估计全部高度应该在5米左右。在世界所有考古发现中,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神树,都称得上是一件绝无仅有极其奇妙的器物。神圣的树木耸立起来的时候,膜拜的人们实现了天与地的沟通。


  未解之谜

  出四川广汉约三四公里,有三座突兀在成都平原上的黄土堆,三星堆因此而得名。1929年春,当地农民燕道诚在宅旁挖水沟时,发现了一坑精美的古代玉器,由此拉开三星堆文明的研究序幕。1986年,三星堆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的发现,上千件稀世之宝赫然显世,轰动了世界,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从2000年12月起,四川省考古人员对三星堆遗址500平方米范围内的20个探方实施发掘,2001年3月结束。此次发掘,将提供更为翔实的资料,成为下个世纪大规模研究的前奏。

  (1)文明起源何方?

  三星堆的发现将古蜀国的历史推前到5000年前。三星堆文化来自何方?这里数量庞大的青铜人像、动物不归属于中原青铜器的任何一类。青铜器上没有留下一个文字,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出土的“三星堆人”高鼻深目、颧面突出、阔嘴大耳,耳朵上还有穿孔,不像中国人倒像是“老外”。公元前3000年前后的四川盆地尚是一片荒蛮之地,其时当地居住着两个大的族群:东南部的苗蛮族和西北部的羌人。根据古羌人的传说,他们的祖先来自西北部的高原,他们到达现在的成都平原之后,曾与当地原始部落民族有过一段互相征讨的历史。后来,一个叫蚕丛的羌人首领称王,由于蚕丛有纵目,后来的羌人就铸了大量青铜纵目面具纪念他(《华阳国志·蜀志》:“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死,作石棺石椁,国人从之,故俗以石棺椁为纵目人冢也。”)。这似乎是古蜀人来历的一个较佳解释,但传说毕竟是传说。又有说法认为,古蜀国与杜宇有关。

  (2)消失的古都?

  古蜀国的繁荣持续了1500多年,然后又像它的出现一样突然地消失了。历史再一次衔接上时,中间已多了2000多年的神秘空白。关于古蜀国的灭亡,人们假想了种种原因,但都因证据不足始终停留在假设上——水患说。三星堆遗址北临鸭子河,马牧河从城中穿过,因此有学者认为是洪水肆虐的结果。但考古学家并未在遗址中发现洪水留下的沉积层。

  战争说:遗址中发现的器具大多被事先破坏或烧焦,似乎也应证了这一解释。但后来人们发现,这些器具的年代相差数百年。

  迁徙说:这种说法无需太多考证,但它实际上仍没有回答根本问题:人们为什么要迁徙?成都平原物产丰富,土壤肥沃,气候温和,用灾难说解释似乎难以自圆其说。那么,古蜀国消失在历史长河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最近在越南北部的考古发掘,认为蒯洞遗址、义立遗址等几处古代交趾的冯原文化遗迹与三星堆文化应该有传承关系。公元前317年,秦军入蜀,破蜀都,俘蜀王。蜀王子等数万人携家南逃,不知去向。此是否有历史因缘?

  (3)神秘的器具?

  三星堆出土的大量青铜器中,基本上没有生活用品,绝大多数是祭祀用品。表明古蜀国的原始宗教体系已比较完整。这些祭祀用品带有不同地域的文化特点,特别是青铜雕像、金杖等,与世界上著名的玛雅文化、古埃及文化非常接近。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张继忠认为,大量带有不同地域特征的祭祀用品表明,三星堆曾是世界朝圣中心。


  在坑中出土了5000多枚海贝,经鉴定来自印度洋。有人说这些海贝用做交易,是四川最早的外汇,而有的人则说这是朝圣者带来的祭祀品。还有60多根象牙则引起了学者们“土著象牙”与“外来象牙”的争议。“不与秦塞通人烟”的古蜀国,居然已经有了“海外投资”,不可思议。

  (4)文字或图画?

  在祭祀坑中发现了一件价值连城的瑰宝——世界最早的金杖。其权杖之说早已被学术界认同,但所刻的鱼、箭头等图案却引起了一场风波。   一个民族必备的文明要素,三星堆都已具备,只缺文字。学者们对此的争论已有些历史,《蜀王本纪》认为古蜀人“不晓文字,未有礼乐”,《华阳国志》则说蜀人“多斑彩文章”。

  至于金杖上的图案是图是文,仁智各见。有的已在试图破译,另一些专家则认为刻画的符号基本上单个存在,不能表达语言。不过如果能解读这些图案,必将极大促进三星堆之谜的破解。三星堆在文字方面尚存问号,也是它吸引人的地方之一。

  (5)金杖之谜?

  金杖与青铜雕像,也许是三星堆出土文物中,最引人注目的稀世珍宝了。正因为这样,专家们意见最多,争议也最大。

  古代中国并非无“权杖之说”。古方在《天地之灵—中国古玉漫谈》一书中指出,在江浙一带的史前良渚文化的大墓中,有仪仗玉质附件出土。

  应该看到,中国人用杖,由来已久。良渚人以玉为权杖,三星堆人亦能以金为权杖。杖,既是一种生活用具,也是一种装饰品。

  夏代开国,“禹铸九鼎”,从此,易鼎成为权力转移的同义语。古蜀人为什么不用鼎而用“权杖”,这确实是个很大的问题,应该深入地进行研究。徐中舒先生在《古史传说与家族公有制的建立》中说:“经过长期发展,夏人分为两支,一支姜姓民族,这是周朝母系的祖先。一是羌族,后来变成了留居于四川、青海、甘肃一带的少数民族。”羌族与氐族(戈基人)融合,其一支发展成蜀山氏。已知使用铜刀,则在蚕丛氏阶段(见任乃强《四川上古史初探》),又经柏灌、鱼凫,至杜宇一系从昭通返回,带回更为成熟的冶炼和铸造技术,在与土著濮彝等族的融合过程中,建立了真正的蜀国。因此,用金杖象征这种新的权力。

  5-12地震中的三星堆

  在震惊世界的5-12大地震中三星堆遗址和三星堆博物馆建筑、设施、文物等严重受损。所幸博物馆主体建筑设计合理(三星堆博物馆主管设计曾获得鲁班奖),质量过硬,未出现建筑倒塌。为了防止唐家山堰塞湖决堤,危及到绵阳市博物馆中心库房库存的25000余件文物,绵阳市文物局将其中的212箱、6091件文物(其中珍贵文物4228件)紧急转运到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存放。一年后,这些寄存文物告别打三星堆博物馆返回绵阳。日前,三星堆受损文物尚在修复中,修复过程进展顺利。


  千古之谜——三星堆及古蜀史之谜

  三星堆遗址及其出土文物,向学术界展示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许多重大学术问题,如同千古之谜,尚待人们去上下求索、破译及获取其间宝贵的信息。迄今为止,尽管研究者甚众,著述颇丰,且多所建树,但应当说对三星堆的研究还任重道还。

  诸如:古蜀国的政权组织及社会形态将怎样定性?古蜀国何以兴亡?遗址居民的族属?文化的来源?两坑阶性质?两坑的年代?青铜雕像群及金杖等何以产生?古蜀国与周边政权之关系如何?三星堆遗址地下尚有多少宝贵埋藏;如此之类的问题,似皆有待学界的进一步深入研究。本栏目将各种不同的学术观点罗列于兹,旨在将学术问题社会化、公众化,以征得更多的有志者参与讨论。

  三星堆遗址是中国夏商时期西南地区最大的都城遗址,代表了中国新石器时代末期至商代长江上游文明的最高成就,是中华文明起源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对探索研究中华文明起源的多元性及早期发展历程具有重要价值。李学勤先生指出:“三星堆在世界上还没有得到充分认识,我们应该把三星堆这样重要的、有相对独立起源的文化放在更大的考古文化背景里面来认识,放在更大的背景里来看,而不是仅仅看三星堆文化本身。”

  三星堆遗址是一处以城址为中心,包括居住址、墓地和中小遗址等组成的遗址群。遗址分布面积超过12平方公里,其中城址面积约4平方公里,是延续时间最长、等级最高的蜀文化中心遗址,基本代表了距今4800年至距今2600年间古蜀文化的文化面貌和发展水平。三星堆遗址已确定的古文化遗存分布点达30多个,文化遗物包括金、铜、玉、石、陶器、象牙、海贝、大型建筑构件等,文化遗迹包括城墙、壕沟、一般建筑遗迹、祭祀坑、灰坑、灰沟、墓葬等,其中以南部的“三星堆”,中部的“月亮湾”、“真武宫”,北部的“西泉坎”,东部的“狮子垴”,西部的“横梁子”,以及向西延续的“仁胜村”、“大堰村”等遗迹最为重要。


  三星堆文物作为集群展现的人类上古史奇珍,代表了中国青铜时代艺术与科技的最高成就,是人类文明史上的杰作。三星堆文物精美绝伦、工艺精湛,反映了三星堆古蜀先民在冶铸、琢玉、制陶方面的高超技艺和独特的创造力,为研究古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水平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三星堆文物别具一格的美学品格及其神秘厚重的文化内涵,堪称古代艺术精品,是高超的古代工艺技术与艺术的完美结合,不少器物如青铜神树、青铜立人像、青铜纵目面具更是世界范围内独一无二的旷世神品,具有极高的无可比拟的艺术价值。

  打造特色遗址公园彰显三星堆文化魅力

  2010年10月,三星堆被国家文物局列为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实施三星堆遗址的保护展示工程,建设三星堆国家遗址公园,正是一种全新理念的探索,旨在弘扬古蜀文明和中华传统文化,进而达到恒久保护,永续利用的目的。

  事实上,自2002年《三星堆遗址保护规划》颁布实施以来,相关部门在“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文物工作方针指导下,依据《三星堆遗址保护规划》、《三星堆遗址保护与展示设计方案》和前期考古科研成果,借鉴国内外古遗址保护、修复、展示的先进经验,就已着手对地面地下文物遗存进行科学的保护、修复和展示,使三星堆由现有的专题博物馆向整个遗址延伸,成为集文物博览、文化体验、科考互动、休闲观光于一体的,独具特色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整个构想是:对祭祀坑、城墙、房屋基址、墓葬区、燕家院子等内涵丰富、可视性强的重要遗迹进行科学展示,使其成为彰显古蜀文明,弘扬传统文化并与三星堆博物馆交相辉映的文物旅游景点,把三星堆遗址建设成一个遗迹景点众多,环境古朴自然的国家遗址公园,并最终成为世界级的文物旅游目的地而独步于世界文化遗产之林。

  三星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主要由“西城墙遗迹”、“燕家院子·月亮湾”及“三星堆·祭祀坑·考古工作站”三大展区和三星堆博物馆组成。



  “西城墙遗迹”展区为遗址参观游线起点,内容设置具有总括遗址展示大要之性质。展示方式以遗迹本体露天展示为主,辅以必要的碑刻说明和展牌提示。现已完成前期征地退耕和文物本体保护展示,二期工程主要对城墙进行植草固坡,设置围栏和护堤。其作为遗址公园的入口展示点,能够使观众在现场体验西城墙巍峨雄伟的同时,对遗址公园概貌有个初步的认识。

  “燕家院子·月亮湾”展区前承西城墙展区,首达展点为“燕家院子”,次为“月亮湾城墙、城壕”展点,后至“月亮湾城墙剖面”甬道展点。现已完成“月亮湾城墙剖面”甬道展点,二期工程将着重打造 “燕家院子”老宅复原展示区,内设“三星堆遗址发掘史陈列”,使观众于此了解三星堆发现发掘之缘起与承转;同时完善“月亮湾城墙剖面”保护展示方式,通过展示城墙剖面夯筑遗迹,使观众获取考古层位学和类型学相关知识。

  “三星堆·祭祀坑·考古工作站”展区包括三星堆土堆、祭祀坑遗迹、陈列馆以及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站、模拟考古五个展示点。现已完成三星堆残垣和祭祀坑展示点,二期工程着重打造“两坑发现发掘史陈列”和模拟考古等展示点,让观众通过参观三星堆残垣和祭祀坑遗迹及相关陈列,了解祭祀坑发掘的背景材料,体验祭祀坑激动人心的发现发掘经过,感受“沉睡数千年,一醒惊天下”这一惊心动魄的历史时刻。

  三星堆博物馆

  三星堆博物馆位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一座现代化的专题性遗址博物馆。位于三星堆遗址东北角,地处历史文化名城广汉城西鸭子河畔,南距成都40公里,北距德阳26公里,是我国一座现代化的专题性遗址博物馆。博物馆于1992年8月奠基,1997年10月建成开放。

  三星堆博物馆集文物收藏保护、学术研究和社会教育多种功能于一体,采用现代科学手段实施管理,集中收藏和展示三星堆遗址及遗址内一、二号商代祭祀坑出土的青铜器、玉石器、金器以及陶器、骨器等千余件。

  三星堆文物是宝贵的人类文化遗产,在中国浩如烟海蔚为壮观的文物群体中,属最具历史科学文化艺术价值和最富观赏性的文物群体之一。在这批古蜀秘宝中,有许多光怪陆离奇异诡谲的青铜器造型,有高2.62米的青铜大立人、有宽1.38米的青铜面具、更有高达3.96的青铜神树等,均堪称独一无二的旷世神品。而以流光溢彩金杖为代表的金器,以满饰图案的边璋为代表的玉石器,亦多属前所未见的稀世之珍。

  展览情况

  第一展馆展线长逾800米,凡8个陈列单元。以《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陈列》为主体内容,全面展示三星堆遗址及遗址内一、二号大型商代祭祀坑出土的陶器、玉器、骨器、金器和青铜器等上千件珍贵文物。这些文物是长达70年考古发掘的成果,具有世界影响,在中国浩如烟海蔚为壮观的文物群体中,属最具历史科学文化艺术价值,且最富观赏性的文物群体之一。

  陈列充分运用各种现代表现手法,通过精心的空间组合,深刻发掘文物内涵,追求陈列内容科普化与陈列形式艺术化的完美结合。该陈列荣获首届全国文博系统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 先是以舞台式戏剧化的方式构成连续的视觉场景,辅以大量的图表、照片等展品,在发掘文物内涵上作了大胆的尝试,同时有文物放大复制品、仿真复原发掘现场。丰富的展示手段颇具震撼地展现了一座神奇梦幻的艺术殿堂、一批精美绝伦的国宝重器、一段辉煌灿烂的古代文明、一个幽远神秘的远古国度

  三星堆博物馆以其文物、建筑、陈列、园林之四大特色,成为享誉中外的文物旅游胜地,是四川的五大旅游景区之一、首批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世界首家同时通过“绿色环球21”与ISO9001:2000认证的博物馆。

  馆体设计

  三星堆博物馆馆区占地面积约530亩,第一展馆面积4200平方米,第二展馆面积7000平方米,游客接待中心建筑总面积2600平方米。该馆从外观造型到内部陈列都突破了传统历史博物馆的格局,力求在内容设计与艺术形式上有所创新,在保证严谨学术性的前提下,追求知识性、观赏性、故事性和趣味性,使观众在进行历史巡礼的同时得到一种现代感受和美的享受。

  博物馆馆体外形追求与地貌、史迹及文物造型艺术相结合的神韵,融原始意味和现代气息为一体,力图表现三星堆文化的苍古雄浑及三星堆文明的博大精深。同时,馆外环境布局巧妙,匠心独具,园内绿草如茵,湖光岛影,充分体现了博物馆“馆园结合”之特色。

  博物馆还配置有气势恢宏的仿古祭祀台和供现代文体活动的大型表演场;有古典风格的附属建筑群和功能齐全的餐饮娱乐设施;有绿茵如毯的草坪、宽广明丽的水域湖面、造型别致的假山、古拙质朴的水车;还有供孩子们嬉戏游玩的儿童乐园……小桥流水,湖光岛影,古树奇葩,花香鸟语,四时风物,尽呈眼底,将历史文化的厚重与现代休闲的轻松巧妙融汇,古文明的优雅与大自然的抚慰浑然一体,达到博物馆高品位、高起点、文化性、科普性的一致效应,使观众在观赏了雄奇壮伟的三星堆文物之后,亦能领略川西园林婀娜多姿之秀色。

  考古发掘和学术研究是制定三星堆考古遗址公园各项规划、方案的基础和依据。多年来,三星堆博物馆始终以考古和科研工作为核心,先后举办了“殷商文明暨三星堆遗址发现七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三星堆与长江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纪念三星堆祭祀坑发现二十周年暨史前遗址博物馆学术研讨会”“三星堆与南方丝绸之路青铜文化学术研讨会”“三星堆博物馆开馆十周年国际博物馆高峰论坛”等大型学术活动,编著出版了“走进博物馆”系列丛书之《三星堆博物馆》《三星堆—古蜀文明的面具》《三星堆研究》等学术著作,极大地推进了三星堆文化和古蜀文明的研究。特别是三星堆研究院的成立,进一步整合了国内外三星堆考古研究力量,极大地拓宽了三星堆文化的研究领域,活跃了三星堆文化的研究氛围,并持续地推出了新的三星堆学术研究成果。而配合四川省考古研究院整理撰写的《广汉三星堆—1980~2000年考古发掘综合报告》,也将于近期正式出版。

  考古学上的意义

  三星堆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三星堆遗址是20世纪中国最重要的考古发现,是全国商周考古的重大成果。出土各种精美文物近千件,填补了中国考古学、青铜文化、青铜艺术史上的诸多空白,向人们展示了早在3、4000年前的蜀族的物质文化遗存,发现了古城、聚落、祭祀坑、木建筑群等重要遗迹和遗物,初步建立了巴蜀文化考古序列,揭示了“开国何茫然”的古代蜀国文化面貌,说明古蜀已产生高度发展的国家。四川广汉三星堆比湖南马王堆的文物时间早、数量多,其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更高,可以和西安的半坡遗址媲美。三星堆古遗址的发掘及大量古文物的出土,把巴蜀早期历史推进了1000多年。同时,完全印证了传说中的古蜀王鱼凫氏和杜宇氏的历史是真实可信的,使人们了解了古蜀人的宗教、信仰、祭祀礼仪制度及文化内涵,并确凿地找到了鱼凫氏和杜宇氏故都之所在。此外,这两个蜀王祭祀坑所出土的青铜器,雄辩地证明商周时期的古蜀国已有高度发展的青铜文化,从而否定了以为古代蜀国文化比中原文化发展缓慢之说。


责任编辑:秦梦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