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新闻 > 黄冈要闻

为了百姓平安——浠水县望天湖科学防汛纪实

信息来源:黄冈日报 时间:2016-07-08

  7日,雨过天晴,望天湖水光潋滟,水位逐步回落。

  浠水县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巴河抗洪抢险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李葆良仍不敢有丝毫疏忽,照旧在堤上巡查。

  6月30日15时开始,一场接一场的大雨来袭,巴河告急!望天湖告急!

  浠水县党群同心,军民协力,全力抗洪抢险,谱写了一曲抗洪抢险的壮丽战歌。


  水逼堤顶

  6月30日至7月5日,望天湖所在的巴河区域降雨量达400多毫米。

  7月2日11时,望天湖水位已超过19.6米的正常蓄水启排最高水位,三个泵站机房全负荷运转排水。然而急雨不止,3日凌晨1时30分一号泵房工作台被淹,机组全部停止运转。

  水位几乎是1小时涨1厘米。截至4日16时,水位已涨到21.82米,直逼堤顶。怎么办?

  “绝不允许有一点松懈,绝不允许发生一起伤亡,绝不放弃!”一次紧急会商在望天湖泵站临时指挥部就地展开。踏着积水,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熊长江代表市委斩钉截铁表态。

  “每人5分钟,不光汇报各自险情,更要提出应对建议与措施。”已在堤上连续4天4夜抗灾救灾的县委书记吴烨,向参会同志提出要求。

  雨情大,湖堤宽度有限,缺土、缺人、缺有效的固堤堵管涌技术。大家反映的难点比较集中。“要人给人!要土调土!要技术紧急从全县调集专家!”吴烨现场部署防汛行动。

  火速从各乡镇调配800人应急救灾民兵上堤;紧急调集30台渣土车从附近调运土方,将子堤由现有的40公分加高到60公分;紧急调运石子100吨,小麦10吨,外加7万条麻袋,火速堵住已经出现的3处大型管涌;按23.5米的水位安全转移群众……


  一夜无眠

  16时30分,当紧急会商会结束时,临时指挥部的积水已不知不觉没过脚背。

  “大家抓紧时间分头行动,指挥部紧急撤离!”吴烨一声令下,自己率先冲入瓢泼的大雨中,向堤上奔去。

  吴烨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他最担心的堤岸低洼段。这里虽有5层沙袋形成高近50公分的子堤,但水依然漫渗到主堤上。

  此时水利预警信息显示,短短半个小时内,水位已经上涨到了21.9米。心急的吴烨甩掉雨伞,自己动手从高处搬过沙袋加固子堤。县长黄文虎也已赶赴险情最高的月亮湾,带领210余名消防武警和中部战区某部队官兵向三处大型管涌发起总攻…… 5个多小时,两位县主要领导亲自上阵扛沙包,会同黄冈军分区官兵及县直抢险突击队260余人,将5处管涌引发的3处土堤脱坡险情控制住了。

  “来了!”约17时,也不知谁喊了一声,第一批民兵应急小分队从县直机关赶过来;第二批、第三批从汪岗镇、竹瓦镇赶来

  ……

  抢险中,才来浠水报到的县委副书记肖寿文,上任不到10天的县人武部部长张国平,以及从各中学抽调上来的教师应急小分队。15米一个小组,有人铲土,有人抬沙袋,有人筑堤,豆大的雨滴打在人脸上生疼,几轮装袋下来,大家几乎都成了泥人。

  22时,舟桥旅300名官兵赶到现场,全堤抢险力量由此达到3000人。

  雨越下越大,夜越来越深,当时针指向凌晨1时30分时,最险的月亮湾险情全部控制住;凌晨5时30分,全堤子堤平均加高20公分,抢险队伍开始陆续撤出修整。

  一夜无眠,人在堤在。5日上午,赶来参加会商的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熊长江和副市长汪治怀被眼前的一幕感动。


  主动分流

  自望天湖汛情开始以来,从没开如此长的会商会!

  5日20时到24时,整整4个小时,大家都在围绕要不要主动分流争论。

  窗外大雨如注,望天湖水位持续上涨,截至5日22时已达历史最高水位22.13米。

  不好的消息,一个又一个传来——

  多段堤岸出现管涌,月亮湾至王塆段湖水不断漫堤,最后一个三号机房泵站工作台开始进水……

  “再不想办法分流,恐怕已在高水位浸泡了4天4夜的3公里土堤难以保住!”

  “一旦三号机房也停摆,就意味着我们要守着望天湖这个上亿万方的‘大水盆’,坐等其半年才能消退。”县水利局专家董改平、毕兹洋率先表达自己的意见。

  可是守了这么长时间,为的就是想保住下游13个村近3万群众的财产和生命安全。如今主动分流,老百姓怎么想?

  “我们要算大账——如果水位持续上涨,姑且不说大堤是否受得了;一旦机房失守了,就意味着我们完全失去了每天800万立方米的主动抢险能力。到时候,我们要真的守着这个‘大水盆’,耗费的人力物力不会少,其中蕴含的风险更大!”

  争论近3小时,主张分流的意见逐渐占了上风。

  可是怎样分最保险?选择草系最为密集、堤岸底基最为牢固的王塆段,主动引导漫流过堤的方案,获得通过。

  与此同时,一个详细的三级应对方案科学做出:导流面控制在多大?一旦发生溃口需要多少沙石料控制?下游群众转移高度是否需要提高?

  “一定要注意安全,下游要转移再转移、排查再排查,不落下一人,也不得伤亡一人!”县委书记吴烨、县长黄文虎凝重嘱托每一位分段指挥长。

  6日凌晨,望天湖上空降雨量达到暴雨级。主动分流开始稳妥实施,经过近5小时,天已放晴,望天湖水位也平稳回落到21.5米。

  “这是一次处理短期阵痛和中长期安全、保局部还是保大局的科学调度,将至少为我们赢得5天抢险排涝时间!”6日晚例行会商会上,吴烨、黄文虎高兴总结,随着水位的下降,此前淹没的一号、二号机房,均有望很快修复启用,这也意味着望天湖恢复了每天800万立方米的主动减排抢险能力。“5天时间,我们可腾出4000到5000万立方米有效库容,就是10日左右台风来袭也不怕!”

  人努力,天帮忙。从6日下午开始,浠水以多云天气为主,望天湖的险情得到进一步解除。


  安全转移

  堤上是一幕幕抢险斗险的硬仗,堤下是一场场与时间赛跑的战斗。

  4日下午领命安全转移群众的浠水县政协党组副书记、县委宣传部长程罡,边吃盒饭边召集下游最可能受影响的6个村所在的村镇负责人和所在派出所干警、县安置专班召开紧急会议。

  “要不惜一切代价,连夜将水位23.5米影响范围内的151户351名群众安全转移并安置下来!”面对雨夜,程罡大声地强调。

  大家一分为二,在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侯定华和县政协副主席陶喜田的带领下,每组负责3个村,会同各村小组组长挨家组织转移。

  在芦花村,72岁的陶先如老人瘫痪在床,无法独立行走,驻村干部和其子轮流将老人背出;在邓家墩村,71岁的老村支书邓务金带头将全村25户洪线内的农户转移到安全地段;在调军山村,县政协副主席陶喜田转移完该村68户村民到凌晨1时;此时进村的路已被漫延的湖水淹没,累极的他只好和工作组一起在安置点坐着“睡了”一晚。次日6时,所有涵括在湖区养鱼户在内的343名应转群众全部安置到位。

  “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水。”60岁党员的邓学林说。此次水位上涨,让他的鸭舍进水严重。4日晚,他紧急联系客户了将5000只鸭子低价处理,带头撤离。“党员就要带头,不给党委政府的安全防汛大局添乱!”面对别人的询问,邓学林坚毅地说。

  无独有偶。邻组的养鸡大户胡又林是一名年轻党员。转移中,他果断关停自己的2万只鸡舍,从洪线内的鱼池边撤回家里。“尽管损失会有60万元,但作为一名党员,服从大局是第一位的。”这位41岁的年轻党员说。(袁桥 周超 郭习松 王峰 周健 郭斯)

责任编辑:秦梦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