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新闻 > 今日热点

来之不易的V型反转——团风钢构产业转型升级调查

信息来源:湖北日报 时间:2017-09-22

  从无到有,团风县一跃成为“中国钢结构产业基地”,高峰时拥有钢结构及关联企业58家,产值高达70亿元。

  多而不强,自2014年开始遭遇行业寒冬,大部分钢结构企业生存困难,低谷时年产值滑落至30亿元。

  危中寻机,一批企业瞄准绿色装配式建筑、桥梁钢构、电厂钢构等领域,逆势增长,今年1月到8月全县钢结构产值38.5亿元,全年有望突破60亿元。

  这条来之不易的“V”型反转曲线背后,是需求端升温,还是供给侧发力?连日来,记者进行了调查。

  无中生有的钢结构产业基地

  2005年,总投资1.4亿元潮流钢构率先落户团风,随后,一批来自浙江、广东的钢构企业纷至沓来。

  团风既不是原材料产地,也非终端市场,为何能招来钢构企业?团风县经信局副局长冯维真说,企业看中的是运输成本优势。团风300公里辐射半径内有武汉、合肥、长沙大小城市80多座,在此范围,运输成本可以控制在200元/吨以内。

  2012年,团风58家钢结构及关联企业年产值达70亿元,销售收入过亿元的企业10家,过10亿元的企业1家,初步形成一个从原材料供应、钢结构加工、配套生产、科研开发、施工安装、检验检测到钢材销售、物流运输等相关配套完善的钢结构产业集群。“无中生有”,团风崛起中国中部钢结构产业基地,团风钢结构也被省政府确定为全省重点成长型产业集群。

  产品同质化挺不住行业寒冬

  历经数年爆发式扩张,恶性竞争的烦恼接踵而至。“几乎每个竞标现场都能看到熟悉的面孔,团风钢构企业互相杀价的恶性竞争屡见不鲜。”精诚钢构总经理包卫峰说,几十家企业的产品种类差不多,产品同质化让竞争更为惨烈。利润从高峰期的30%降到10%还不到。融资成本、人力成本却节节攀升,大部分钢构企业生存困难。

  团风不少企业以粗加工为主,随着钢铁行业持续低迷,仅靠赚取加工费为生的钢结构企业就“熬不住了”。至2016年底,团风有5家钢构企业停产或转行,4家钢构企业半停产,16家规模以上钢构企业总产值较高峰期的2012年减少近30亿元。

  在团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殷冬林看来,一边是低端产能过剩,为争夺订单恶性竞争,导致国内钢构市场上团风价格最低;一边是受制于技术装备和工艺水平,团风企业在装备制造、海工装备、高层建筑及住宅产业化等高端产能供应不足。

  逼出来的细分领域“单打冠军”

  现实逼迫团风钢构产业必须转型升级。2014年,经县里牵线搭桥,团风钢构企业与华中科技大学、四川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等20所高校建立产学研合作联盟。

  从依托人工等基本要素实现产能的扩张,到“机器换人”的智能型产业转移,鸿路钢构迈出了第一步,与武汉大学共同研发的“智能焊接机器人”已进入中试阶段,“这将填补国内高端焊接装备产业的空白,投入使用后每条生产线可减少三分之一的焊接师。”公司总经理助理陈胜元满怀期待。

  两年间,团风钢结构产业获得59项技术专利,12家企业通过国际质量体系认证,县里投资2000万元建立钢结构质量检测中心。产品类别扩展到多个领域,鸿路钢构、辉创重工、精诚钢构等企业争做钢结构细分领域“单打冠军”。

  鸿路钢构进军装配式建筑领域,半个月就能建好一座小别墅。去年12月,该县杜皮乡杜皮咀村17户贫困户成为装配式民居建筑的首批受益者。陈胜元介绍,钢结构住宅将是下一个“风口”,公司已在合肥等地承建多处装配式建筑项目。该公司2015年谷底时年产值10.8亿元,今年1月到8月就完成销售收入8.97亿元,全年有望突破16亿元。

  辉创重型工程有限公司则在桥梁建设方面打响名号。4月,该公司接下湖南一个大桥项目,合同金额5亿元。“桥梁跨度400多米,只有我们的工艺能接这个活。”公司管理部部长万兴自豪地说,今年公司已拿到8亿元订单,工期排到了明年6月,对桥梁项目低于1亿元的订单不接。

  精诚钢构从浙江高薪引进宛光辉技术团队,产品由工业厂房转向电厂钢构领域,先后揽下印度和国内多家火力发电厂的建设项目。“过去1吨产品只挣千把元的加工费,现在有设计费、安装费等多个利润点。”包卫峰算账说,除去原料、运输、人力等成本,一个项目利润在25%左右,远高于过去的10%。

  落后产能腾笼换鸟,优质企业抱团取暖

  从数量到质量的转型,让团风钢构产业找到发展的信心。1月到8月,53家钢结构及关联企业产值达38.5亿元,销售收入过亿元的企业10家,过8亿元的企业2家。“光靠几家企业转型升级还不够,必须要靠行业内的企业共同努力,实现产业的整体转型升级。”冯维真坦言,这轮回暖离不开需求端的升温,上游钢材价格从每吨2000元回升至4000多元。

  如何形成“万马奔腾”的局面?团风县提出,一手关停落后产能实施“腾笼换鸟”,一手整合规模企业“抱团取暖”。

  武冶重工团风分公司是5家关停企业之一,5000多万元的重资产闲置,在团风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牵线下,2016年由上市公司大西洋收购,生产焊接材料,年生产规模2.5万吨,拉伸了团风钢构产业的上游链条,本地企业不用再到外地购买焊接材料。管委会介绍,实施“腾笼换鸟”后,有5家关停企业被收购,以高端产品代替低端产品,今年有3家半关停企业正在谋划走这条路。

  为促进产业迈向高端,团风正在重点推进钢构与建筑企业融合发展,推动装配式建筑生产,着力打造千亿产业集群。按照“政府牵头、企业自愿、股权重组、化解债务”思路,对有一定规模的钢构企业和建筑企业进行资源整合,打造以鸿路钢构为主的装配式建筑产业集团、以辉创重工为主的桥梁及交通设施研发制造集团、以精诚钢构为重点的工民用建筑施工集团,全县有24家企业参与其中。

  冯维真说,按照国家规划,到2020年,全国装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的比例要达到20%以上。走绿色建筑产业化之路,是团风钢构产业未来的突破方向。(柯利华)

责任编辑:吕晓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